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国内新闻

女生遭8名同学施虐精神失常10年 终拿到部分赔偿

时间:2019-08-16
?

由于学生之间的斗争,这名18岁的中学女生小兴遭遇了8名女学生,并判她跪着拍照和侮辱。现年28岁,她已经精神紊乱了10年。生活无法自理。这家人带着八个女孩和学校上法庭,法院裁定八名学生和学校共同赔偿了超过75万元。

五年多来,这些女孩毕业后失去了工会,没有得到赔偿。 7月11日,在昆明盘龙法院的执法下,小兴终于得到了一些赔偿,17万元。

0?fmt=jpg&size=38&h=494&w=639&ppv=1

案例:18名女孩被8名学生虐待

小兴,28岁,住在楚雄州大姚县的农村地区。 2009年9月,小兴就读于云南东方中医中学。那年,小兴才18岁。

我想不出一个争吵,但它彻底改变了小兴的命运。辍学后,小星出了故障,无法照顾自己。在过去的10年里,56岁的父亲邢义昌一直在为女儿寻找医生。

0?fmt=jpg&size=28&h=424&w=640&ppv=1

事情必须从10年前开始。包括小兴和小路在内的8人是云南东方中医中学的同学。在2009年9月28日晚的自学前,小吕和另一位同学正在领奖台上演。在小吕跌倒并猛击他身上的灰尘之后,坐在第一排的小兴和小路发生了。吵架。

在集体委员会的建议下,双方暂时解决了争议。争吵之后,双方都很讨厌。当晚10点30分宿舍关闭后,小路带着他的室友到小兴的宿舍,要求小兴向他道歉。

“除非我死,否则我不会向你道歉。”在小兴拒绝之后,小吕和其他八名学生对小兴进行了推,拳,踢,嘲笑和侮辱。最后,小星叹了口气给小吕莲。

0?fmt=jpg&size=27&h=424&w=640&ppv=1

鉴定:女孩被精神分裂症羞辱

小兴的家人说,他们用挑衅性的语言来挑起小兴和侮辱。还强迫小兴跪下来,甚至要求说“我很抱歉”。小兴不同意,并遭受了同学的虐待。这些话是邢的家人在事件发生后几天听小兴说的话。

0?fmt=jpg&size=27&h=483&w=639&ppv=1

“8个人蜂拥而至控制她,直到孩子被迫说35”对不起“。但即便如此,8人还是拒绝放弃,在离开宿舍之前用手机跪下了我女儿的跪姿。”邢玉昌气愤地讲述了女儿的经历。

被“同学走私”后,小星的精神开始出现异常,经常不上课或在学校乱跑,甚至晚上睡在宿舍里。 2009年10月10日,小兴的父亲在收到班主任的通知后,从家乡来到学校。第二天,他和学校工作人员将小兴送到省精神病院接受检查。

诊断后,小兴是一种急性精神分裂症样精神病,并在同一天住院。精神分裂症司法鉴定后,实现中度精神残疾(中学)。

据了解,该病具有慢性,易反复发作的特点,大部分生活不能自理,基本上不与人交往,大部分生活还需要别人照顾。一些专家说,这种疾病不太可能完全治愈。

诉讼:指控同学和学校索赔130万。

小兴的精神异常后,他整天都疯了,不得不辍学。小兴的父亲邢义昌认为,包括小吕在内的八名学生的侮辱直接导致女儿患上精神疾病。

2011年8月,邢玉昌和他的妻子报告了来自小路的8名学生和学校到昆明盘龙法院,要求几名被告共同赔偿130多万元。

2012年11月27日,盘龙法院举行公开听证会,审理此案。八名女学生在试验期间毕业。四名学生出庭,而事件直接参与者肖璐没有出庭。

0?fmt=jpg&size=21&h=424&w=640&ppv=1

四名学生在法庭上表示,他们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与小兴争论过,也没有打过她,也没有让她失望。对于小兴,四名学生说:“她性格中很孤独,不喜欢和人交谈。”

在审判期间,学校的态度也非常坚定:“我们没有责任。事件发生时,小兴已经18岁,是一名完全公务员。在整个事件中,学校已经完成了教育和管理职责。“因此,人们认为学校不应对此事负责。

判决:8名学生和学校赔偿75万元

一审法院认为,根据医院的评估,可以推断,鲁等八名学生对小兴的共同侵犯,导致小兴的健康权受到损害。因此,八名学生应对小兴侵权的后果承担连带责任。

法院认为,云南东方中医中学的学生宿舍管理不善。在灯关闭后,包括陆和其他人在内的八名学生可以自由地进入和离开小兴的宿舍。事件发生时,没有宿舍管理员发现或停止,因此学校应承担与其过失相应的赔偿责任。

2013年,一审法院裁定,包括陆某在内的8名学生赔偿小兴48万元,学校赔偿小兴21万元,共计69万元。在一审判决宣告后,邢家和8名学生拒绝接受上诉,并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。

这种情况可谓一波三折,轻二次开启八次。 2014年3月18日,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,卢某等8名学生和学校分别对小兴元和袁某进行了赔偿。同时,一审和二审案件的录取费由8名学生承担,96元,学校负担为7327.4元。

判决结束后,学校支付了上述金额,但八名学生的报酬未能达到有效判断。

迷失:8名学生毕业后未能表现。

在诉讼期间,邢玉昌和他的家人非常焦虑。据医生介绍,小兴病无法治愈,只能通过药物控制。病情恶化时,小兴五六天不吃任何东西。这家人别无选择,只能倒。平时睡在家里,小星会睡到十一点。

家庭难以接受的是,小兴的病情越来越重。用他家人的话来说,“它已经失去控制”。 10年来,小兴已经住院10次以上。每次出院后,情况得到缓解,但在几个月内,病情开始重复,住院又一次。

案件进入实施阶段后,由于8名被处决人员大多来自云南景洪和武定的不同贫困山区,他们的监护人无力承担案件的执行。当他们从学校毕业时,他们也失去了很长时间的联系。因此,实施工作未能取得进展。

当他们是成年人时,盘龙法院将他们列入不值得信任的遗嘱执行人名单,但这并没有激励他们履行法律义务。之后,盘龙法院找到并委托当地法院协助执行户籍,并对亲属和朋友进行了多次访谈。

执行:过了5年,我终于获得了17万赔偿

小兴被八名学生虐待,只有18岁。今天,小兴已经28岁了,精神紊乱了10年。面对高昂的医疗费用,法院仍然没有从8名学生那里获得5年的补偿。

经过多次失败,盘龙法院一直在积极寻求遗嘱执行人的相关线索,并与小兴的父亲保持联系。艰苦的工作得到了回报,并且偶然的机会,Panlong Court获得了新的线索。

在收到线索后,行政警察立即派出,并于7月10日上午,遗嘱执行人肖璐和其他四人被传唤到法院,另外两人被四人联系。

在高压情况下,如果拒绝履行赔偿义务,五名遗嘱执行人各自支付3万元,而其他遗嘱执行人实际上作出裁定。不到30,000。针对这种情况,申请执行人同意先支付2万元。

0?fmt=jpg&size=41&h=872&w=639&ppv=1

0?fmt=jpg&size=35&h=479&w=639&ppv=1

最后,六名遗嘱执行人共支付了17万元,并自愿与遗嘱执行人就剩余案件达成和解协议。得到此案的小兴之父邢玉昌对行政警察表示感谢,并告诉警方,17万元来之不易的实施对正在等待手术的小兴来说非常重要。

()

  • 友情链接:
  • 楚汉新闻门户网 版权所有© www.edu-china.net 技术支持:楚汉新闻门户网|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