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国内新闻

民间故事:女儿要读重点高中,校长正是当年暗恋我的老情人

时间:2019-08-21

  static.1sapp.comqupostimages201907201563630508172533083water.png1

  天热极了,屋外一丝风也没有,只有知了在声声叫个不停。

  得知县里唯一一所重点高中的录取分数线时,丁泉正在给女儿做午饭。

  这些天来,女儿的中考分数已经在丁泉的脑海里念了成千上百遍了。

  所有,一听到这个录取分数线时,丁泉手里的锅铲不由得“哐当”一声就掉在地上,一起掉下的还有额头上不断冒出的汗滴。

  说不清是热汗还是冷汗。

  窄小的厨房热得像个蒸笼,丁泉早已汗流浃背,但一抹额头,又凉凉的,那汗像是六神无主的冷汗。

  女儿的分数与重点高中差了三分。

  这三分足够让丁泉头大了。

  女儿心心念念要进这所重点高中,念了不止一年。

  有时看她深夜还在拼命学习,丁泉忍不住心疼,说别太辛苦了,你肯定能上,万一差一点点,就包在爸身上,爸有的是办法让你去读。

  何况,进了这所重点高中就等于一只脚迈进重点大学的门槛了。

  丁泉哪能不急。

  当然,这所高中的门槛也特别高,招生分数是个死卡,差半分也别想进去。

  他在女儿面前打包票,无非是想稳住女儿的情绪,其实是自欺欺人罢了。

  他哪来的办法!

  丁泉一早探听好了,就算关系够强够硬,差几分能进去的,也要花好多钱。

  但多数人连花这个钱的资格也没有。

  比如丁泉这样的,半辈子守着自家门口一个电器修理店,要人脉没人脉要钱没钱的。

  他认识的人里算有个一官半职的,就是在社区当计生主任的老同学彭丽了。

  上次去接女儿放学恰巧在校门口碰到来学校办事的彭丽,热情的彭丽给他留了一串电话号码,还加了微信,说有空常聊聊有事儿记得联系。

  ?衷诓徽糜惺露寺穑?

  无论如何得从这个老同学入手,碰碰运气。

  2

  六年前,前妻决然跟那个长相明显不如自己,但腰包明显比自己鼓的男人跑了以后,丁泉的屁股就没在家门口的凳子上挪过位,他可了劲儿要靠自己这门手艺挣钱“富养”女儿。

  没日没夜修理电器,把家务活儿全揽了,舍不得女儿动下手;自己省吃俭用,对女儿却慷慨得像个暴发户。

  他的心思全在女儿身上。有时夜半人静也想女人,但从没想过给女儿找个后妈。

  丁泉决定了,就这样自个儿守着女儿,看着她一天天长大,将来出人头地也挺不错,他要凭实力让那个狠心抛夫弃女的势利女人后悔一万年。

  女儿还算争气,成绩一向不错,班主任也说进重点高中十拿九稳,哪知这小妮子关键时刻掉链子。

  丁泉说不出的恼火。

  恼火归恼火,做完午饭,丁泉一刻也没敢耽搁,连忙翻手机就给彭丽打电话。

  彭丽热情依旧,听完丁泉唯唯诺诺说一堆之后,仿佛感同身受一般:上!重点高中必须上!

  “也该你女儿运气好,这所高中的副校长正是咱们的同乡兼老同学方萍,上学期刚调过来,近两年教育界红人。”

  电话那端彭丽说得眉飞色舞。

  “末了,还一阵调侃,你不会不记得方萍吧,你俩高中时不挺好嘛,当年她可一直暗恋着你,算是你半个老情人了,只要你主动点儿,这事儿她准能帮忙。

  能不能成功关键看丁泉你了,我先安排见个面,说说孩子的事,顺便叙叙旧。”

  彭丽算是帮上大忙了。能见面就不容易。

  据说,每到了招生季,几乎所有重点小学重点中学的领导都会玩失踪,手机关机人也没影儿,非大领导或嫡系根本找不到。

  但丁泉心里还是没底,二十来年没联系过,再说她方萍的同学可多了去,人家今日已不同往时,就凭学生时代那点朦朦胧胧的毫无实质性的情愫?

  即使有过实质性又怎样?毕竟时过境已迁,她能买账吗?

  不过,方萍暗恋丁泉这话倒不假。

  那时候丁泉一表人才,脑瓜子机灵口才好,虽农民家庭出身却也气宇轩昂 。

  方萍贵为教育局领导千金成绩出众,但容貌和气质丢在人群里一点也不出众。

  丁泉压根瞧不上她,却也不敢明目拒绝方萍的示好,毕竟被城里的干部子女青睐也算荣光的事,谁还没个虚荣心?

  就是不知这份荣光今天还有没有。

  但总归这次有个彭丽,用彭丽的话说,她和方萍是几十年铁打的闺蜜,方萍是个念旧的人。

  看来,彭丽在这中间起的作用可不容小觑。

  丁泉连忙到商场,在导购小姐的指导下,咬咬牙买了套高档化妆品,当天就送到了彭丽的手中。

  他不想欠彭丽的。static.1sapp.comqupostimages201907201563630655855756886water.jpg

  3

  见面地点和菜式彭丽都给安排好了,环境优雅,菜式素雅。

  彭丽说方萍是个文化人,吃饭讲究文化人的文气,方萍一贯重情调,别看她是个领导,文艺范儿还在。

  华灯未上,丁泉就把自己好好拾掇了一番,按彭丽的交代,用大信封装上一万五千块出了门,直奔约好的地方。

  没料到,方萍她们一早到了。

  更没料到的是,方萍变漂亮了,身材丰润,气质优雅,果然生活层次滋养人,要搁在外面丁泉打死也不敢认。

  但方萍的圆脸蛋儿露出来的带点甜腻的笑没有变。

  丁泉不由悄悄多看了几眼,他巴不得能从方萍笑盈盈的圆脸上,看出她的老感情还在么,能有几分真几分假。

  方萍倒也没躲闪,大方迎上来,依旧笑盈盈的。

  一落座,彭丽起了劲儿的忆往昔,也开了几句无伤大雅的玩笑,方萍微笑着跟着乐呵,丁泉没怎么掺和,他的心思不在这儿。

  只让服务员把上好的红酒拿出来,方萍摆手说,酒就不喝了,还是先说说孩子的事,菜也别多点了,浪费不好,赚钱不容易。

  说完对丁泉微微一笑。

  想象中的高高在上半点没有,依然那么善解人意。

  果然方萍是个念旧的人,知道给老同学省钱。丁泉心想。

  于是,连忙把女儿的平时成绩和各种奖项说了一遍,这是丁泉这些年死水微澜的生活中,唯一引以为傲的话题,几乎都能倒背如流了。

  一说起女儿,话匣子关都关不上,差点儿忘了明摆在那里的三分只差,和今天来的主要目的。

  方萍就那么饶有兴趣的听着,也不插话,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丁泉。

  最后是彭丽轻轻咳了两下,丁泉才如梦初醒。

  “不好意思啊方校长,我说多了,但我女儿成绩真的向来不错,特别是英语,这次不知咋的竟然就栽在英语上面......”

  方萍用手轻轻扫扫刘海说:“不是工作时间还是叫方萍习惯点儿。没事,我职业病,听到好学生就高兴,回头你把孩子的学籍号,中考各科成绩以及各类证书,拍照发给我。”

  说着就主动加了丁泉微信,说有微信真好,以后有啥的方便联系。

  这种主动在丁泉的意料之外,简直让人受宠若惊。

  4

  彭丽在恰当的时机上了洗手间,丁泉连忙从包里掏出大信封,不动声色塞到方萍的手提袋下面。

  说,方萍老同学,孩子的事就有劳你费心了。

  方萍咦了一声,看看信封看看丁泉说,你要是再这样,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。

  口吻轻缓,但很坚决。

  收回去吧,就当我没看见。方萍盯着丁泉的眼睛说,似有若无的愠怒。

  丁泉只得把信封拿回来,抬头迎见方萍的目光,不知说什么好,俩人对视了那么几秒。

  方萍又说,这件事我不能跟你保证怎样,你等我消息吧。

  话已至此,丁泉还能多说什么。static.1sapp.comqupostimages201907201563630672781740798water.jpg

  5

  一回到家丁泉就给彭丽打电话,说了信封没送出去的事,彭丽有点意外,说这事儿怕是没戏了。

  丁泉心一慌。

  彭丽说,她不收,证明这事她不想办或者办不到,收了不合适;又或者......

  彭丽欲言又止,你信封里薄薄那么一小叠,是个有经验的人谁还捏不到个准数。

  丁泉说,方萍说过会尽力的。

  我去!场面话听得懂不,如今这世道你是真不知还是咋的,几十年没见面了,她凭啥立马给你那么尽力!

  那可怎办?丁泉嘀咕了一声。

  “也不是没辙,听说方萍她老公把她绿了这阵子夫妻俩正闹离婚,女人这时候是最脆弱的,老同学嘛多关心一下,多走动走动,她对你印象一直不错。记得多关心哈,还有别忘了往信封里再添点......记得关心,送温暖哈。”

  彭丽噼里啪啦说了一堆,恨不得把丁泉说个醍醐灌顶。

  挂了电话,丁泉往沙发里一躺,半天不想动弹。

  要是一向成绩优秀的女儿读不了重点高中,丁泉心里是千万个不甘愿,这大半辈子的憋屈不就白受了吗。

  这些年守着个修理店,虽没让妻女锦衣玉食,却也算丰衣足食岁月静好,直到把貌美如花的老婆宠上天,这狠心女人竟嫌弃自己没出息一去不回头。

  一晃小半辈子也快过去了,现如今要女人没女人要事业没事业的,最大希冀全放女儿身上了。

  人到中年丁泉也算看明白了,女人嘛无非两种,爱财的,贪色的。

  当然也有贪心的,两者都爱都贪的。

  天底下哪有那么容易满足的女人?

  比如前妻。又比如财权都不缺的方萍,感情生活明显也有欠缺,不能满足嘛。

  要真如彭丽所说的她不想帮忙,那又何苦见面?何必意味深长的一直笑盈盈,大可公事公办推了。

  躺在沙发上想了老半天丁泉全明白了。

  但突破口在哪儿呢?丁泉想了大半宿还是没想出来。

  6

  第二天一大早丁泉还赖在床上,“咚”的一声有消息进来,点开一看竟是方萍:怎么还没把孩子的有关资料发来。

  有戏了!

  丁泉一骨碌爬起来,“咔咔”把资料拍好正准备发送,忽然脑门一拍,按了取消。

  跟方萍说,手机摄像头不太好,拍得不清,还是找个你方便的时间和地点我给送过去。

  方萍说,今天上班挺忙的,还是下班后我过去一趟吧,把你家地址发一下,反正我开车也挺方便的。

  丁泉兀自笑了笑果然。

  见过世面的女人到底干脆些想事也周全些。这还没来得及主动送温暖,人家倒先主动了。

  吃过午饭,丁泉关了小店的门,拿了一百块钱把女儿打发出去,上市场买了点好菜带回一瓶红酒,还破天荒买了束鲜花。把家里彻底收拾了一遍。

  当然,也把自己收拾得咋看咋满意。

  别看方萍是个副校长,但骨子里依然是个感性的小女人,讲究个小资情调。

  从吃饭那天她的穿着打扮举止言谈,还有一波波的眼神儿,这点丁泉确信自己不会看走眼。

  也确信自己这些年活得无欲无求的,多少保留着年轻时代的那么一点清高,脱俗,起码不会比方萍平时打交道的那些男人油腻。

  关键是这点才是对方萍这种女人口味。

  所以不是没戏,是有些戏码该加的还得加。

  方萍来得挺早,手里拎着一个水果篮。

  一进门见到餐桌上那一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,还有玫瑰边上的红酒,以及红酒下洁白如雪的桌布。

  愣了一下,很快露出笑意,说,家里收拾得挺整洁的。

  又问,孩子呢,我想跟她谈谈。

  丁泉心里说,女人就是特么会演戏,待会儿看你还装不。

  然后接过水果篮拉住方萍的手,说,孩子找同学玩去了,不回来吃晚饭。

  方萍有点意外,轻轻抽了一下手,想要挣脱,但没挣出来。

  反而双肩微微一抖,脸一下子通红,两眼盯着丁泉,半张着小嘴。

  丁泉没再犹豫,用力往前一拉,双手顺势就环住了方萍的腰。

  方萍“啊”的一声,使劲儿一推,往后退了两步。

  这次丁泉看得清清楚楚,方萍脸上半分羞涩也没有,他想象中的矜持更没有,有的是恼怒与厌弃。

  只听门咣当一声,楼道里传来高跟鞋下楼噔噔噔的响声。

  丁泉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,颤巍巍点燃香烟,猛猛吸了几口,方萍,竟然不是。

  被烟狠狠呛了几口,丁泉终于想明白了。

  她来家里,应该就是为了跟女儿谈谈,顶多就是以一个老师一个长辈的身份。

  包括饭桌上他以为的笑,那只不过是方萍,面对老同学时放松下来的自然表现 。

  哪有丁泉自己想的那么多弯弯绕绕!简直鬼迷心窍了!这当中虽有彭丽煽风点火,但到底是自己自作聪明了。

  丁泉狠狠抽了自己一个耳光。static.1sapp.comqupostimages201907201563630688506286208water.jpg

  7

  事情铁定是办不成了,同学应该也没得做了。

  整整一天,丁泉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要给方萍发微信道个歉。

  但终究没脸说出来。

  是他自己亵渎了一份情谊,丧失了一个男人该有的成熟和气度,越活越低级了。

  他能怪彭丽有意无意的撺掇吗?到底是自己生了龌蹉的心。

  在一段感情里受了一次伤,就简单粗暴地把女人同一定义了。

河流,就见识了千山万水;

  哪知有意外,意外得如此让他伤感懊悔,如此无法补救。

  方萍要帮他,与其说是因了故人情怀,倒不如说是一个育人者的本心,她冲的原本也不是彭丽或丁泉,是孩子。

  是孩子差了三分但平日里的优秀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方萍一再强调要孩子的各自获奖证明的原因。

  丁泉掩面长叹许久许久。

  三天后,彭丽打来电话说,听说你女儿被录取了,恭喜啊。没看出来丁泉你可真有两下子,嘻嘻......

  丁泉真想告诉她,是你想多了。

  但终究没说出来。

  毕竟,想多了的人不止她一个。

  丁泉捧着女儿这张历经一波三折得来的通知书,竟说不清是喜还是悲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

mtbet88tb通博

  • 友情链接:
  • 楚汉新闻门户网 版权所有© www.edu-china.net 技术支持:楚汉新闻门户网|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