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国内新闻

创新工场十年记:孵化的豌豆荚卖身阿里 友盟蒋凡成阿里合伙人

时间:2019-09-16

技术自我媒体/龚金辉

时间过得很快。李开复的创新工作坊今天正在庆祝其10岁生日。在他的微博上,他揭露了10年前由创新工作室官方宣布正式发起的发布会的几个PPT,并回忆起了这起杀戮事件。

“十年前的今天,创新研讨会成立了。从天使投资到VC + AI工程学院,从移动互联网到人工智能时代,从1500万美元到20多亿美元,从零创业到16只独角兽,我们有永远不会忘记我们的初衷:真诚地帮助年轻的企业家,坚持成为技术投资者,让中国的创新得到世界的尊重。谢谢你们,我们的LP,企业家,员工和我们的朋友们在业界的支持!“李凯芙说。

也许沉浸在回忆中,我无法自拔。他花了很长时间才出现10年前招募创新工场的海报。 “有五位毕业生(其中三位有两年工作经验)。公司赚取数亿美元或更多。其中一位负责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。”这是阿里的合伙人和淘宝天猫的总裁江帆,负责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。

在过去的10年里,创新工场已经孵化并投资于许多初创企业,他们各自的命运也不尽相同。有趣的是,创新研讨会似乎与阿里关系密切。孵化的前两个项目,豌豆荚和友谊,被卖给了阿里,他们的创始人都来自Kaikai的前俱乐部谷歌中国,但他们的结局恰恰相反。王俊义选择兑现,相当有些悲伤,江帆很快在阿里里面崛起,成为明天的真正明星。

最先提及的豆荚,诞生于2009年12月,原名“豆荚手机精灵”,是安卓手机的管理工具,也是创新工场成立后的首个曝光投资项目。2010年4月1.0beta版发布后,短短10个月就达到了100万台,未来8个月达到了数千万台。当时,王俊喜透露,豆荚已经覆盖了中国一半的Android用户。

得分与豌豆荚顶部的创新车间氛围不无关系。pea pods首席执行官周立民承认,创新研讨会在初期的资金、人才、产品咨询和公关方面确实起到了很大的帮助。值得一提的是,创新工场倡导的“带文化”,也让豆荚受益匪浅。

事实上,在应用程序分销轨道上,创新工场已经孵化了两种豌豆荚和应用水槽产品。他们的关系不像传统的竞争对手,而是竞争与合作。互相帮助。例如,豌豆荚一开始没有用户,应用程序接收器帮助它,豌豆荚帮助Android应用程序商店中的应用程序商店在短时间内快速收集大量用户,排名在中国的一线应用商店。

2011年1月,豌豆荚正式从创新工场毕业,搬到知春路的私人住宅。王俊熙和他的同事们正式脱离了创新工场的翅膀,真正进入了激烈的市场竞争。用周利民的话来说,创新工场仍将对公司有所帮助,但未来它将主要依靠自身。

民宅用电有限制,要保证服务器运行就不能开空调。2011年夏天,豌豆荚几十个人只能在一间200多平方米的屋子里天天吹风扇。很快,人员快速扩张导致办公室不够用,于是他们租下另一间房子,并有了个统一的称呼:“豌豆实验室”。实验室充满极客氛围:里面摆着桌上足球、篮筐、飞镖、乒乓球,他们还养了一只懒猫。作为豌豆荚的创业导师,李开复有时会抽空到这里打打乒乓球。

我曾是豌豆荚的忠实用户,这家公司给我的印象是产品惊艳、大众知名度却并不高。换言之,豌豆荚的人设是小而美。王俊煜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大方承认了这一点,他说豌豆荚一直在埋头做事,很少做市场营销,用户增长大多来自口碑传播,之前所尝试的预装渠道推广目前只占到1%,已经放弃了预装合作。

不过,当时应用商店被视为移动互联网的重要入口,成为互联网巨头的兵家必争之地,91、360、百度、腾讯等个个虎视眈眈,残酷而激烈的竞争极大限缩了小而美的生存空间。彼时,手机付费预装是拓展客源的重要手段,各大玩家卯足劲发力,并不惜砸重金进行市场营销,而个性十足的豌豆荚并未选择跟进,单凭口碑传播显然无法与上述劲敌抗衡。

2013年7月,百度豪掷19亿美元收购91无线后,应用分发市场格局基本成型,即百度、360、腾讯稳居前三,其中百度、360的第一之争扣人心弦,排行第三的腾讯相对弱势。此后,豌豆荚何去何从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,在接下来几年被收购传闻未曾断过,加上华米OV等手机厂商自家应用商店的强势崛起,其处境愈发尴尬,卖身似乎已成定局,只是时间问题。

靴子终于在2016年7月落地,豌豆荚被阿里收购,当时并未公布收购价格,据说是2亿美元,这与其2014年初完成1.2亿美元融资后估值9亿美元相差甚远,甚至可以说是低价贱卖。被阿里收购后,豌豆荚与PP助手整合为阿里应用分发,而王俊煜只在阿里大文娱挂一个顾问的虚职,在后续豌豆荚发展中话语权锐减,转而投身新项目 轻芒。

再说友盟,蒋凡曾是谷歌中国的一名工程师,从事谷歌地图的研发工作,2010年离职加盟创新工场出任项目负责人,同年4月孵化出友盟,定位于专业的移动开发者服务平台。之所以涉足移动互联网领域,蒋凡指出这一市场非常大,而且会比传统互联网发展更快,传统互联网要走十年的阶段,可能移动互联网只要走三年。

作为创新工场孵化的项目,蒋凡坦言获得了创新工场很大帮助,包括团队组建、市场合作,团队还可以借助创新工场李开复这个品牌吸引更多人才。此外,创新工场还有很多经验丰富的创业成功人士,也给了团队非常大的帮助。“这个其实对像我这样创业经验不是很丰富的人有很大意义。”

友盟创立之初,移动互联网生态并不成熟,做2B生意的友盟在2C生意成为主流的移动时代,似乎显得格格不入,但并不妨碍其表现自己,技术底层扎实,与部分手机厂商有嵌入式合作。尽管发展势头并没有格外抢眼,但能在2011年拿到经纬的投资,足以证明其做得并不差。

2013年成为友盟和蒋凡的重要转折点。据自媒体接招报道,那一年,蒋凡对国内整个开发者人群的数量做了个评估,觉得商业空间不大,因此决定以8000万美元卖掉公司,接盘者是阿里。蒋凡原本规划的路径是友盟卖身后过段时间就撤退(这与3年后的王俊煜颇为相似),但时任阿里COO、现任阿里CEO张勇出面挽留了他,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。

当时正值阿里提出“All in无线”战略,加入阿里的蒋凡并未继续负责友盟,而是被张勇交给时任淘宝总裁行癫,放在手淘,头衔是资深总监,职级是M5。而手淘是阿里从PC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转型的主阵地,为了将其打造成超级App,除了重用蒋凡,阿里还抽调了不少精兵强将协同作战,这届手淘团队不负众望,成功使手淘日活节节攀升。

2014年,手淘日活从3000万跃升到6000万,这是蒋凡在淘系建立影响力的第一件事,一炮走红,2015年9月手淘日活又飙升到1.1亿,这标志着手淘成功完成移动互联网的转型。经此一役,蒋凡在阿里内部证明了自己,也为今后的开挂人生埋下伏笔。

短短数年,淘宝总裁、天猫总裁、阿里合伙人等众多光环加持,85后的蒋凡青云直上,成为阿里最年轻的高管,让人羡慕不已。与其说归功于当初获得张勇这个伯乐的赏识,倒不如这是蒋凡自己不断进阶的必然结果。

某种程度来看,与创新工场交情匪浅的豌豆荚、友盟具有一定的相似性,即均卖身阿里,公司卖身后创始人均没有继续领导,且进入阿里体系后发展均表现平平(确实很一般)。不同之处在于,创始人书写人生新的篇章的方式仿佛是两条平行线,主要表现为往后与阿里的交集多与寡。

全身而退的王俊煜选择重新以创业者的身份再出发,勇敢追求自己的梦想,而蒋凡选择从大公司中层做起,通过一步一个脚印、一场场战役来实现自我价值。他们在人生关键时刻作出追随自我内心的抉择,选择不同,结果自然不同。目前来看,作为淘宝天猫一把手的蒋凡颇为风光,而王俊煜仍在默默无闻地辛勤耕耘。

不过,无论是蒋凡在阿里如日中天还是王俊煜继续为梦追逐,他们都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从创新工场起航的青涩的创业者,而是蜕变为成熟、杰出的创业者和公司骨干,未来仍在路上,接下来的故事更精彩。

当然,一直坚守初心的创新工场也在路上,希望李开复能为中国互联网多培养出几个蒋凡、王俊煜。

http://www.whgcjx.com/bds3RhM6Z.html

  • 友情链接:
  • 楚汉新闻门户网 版权所有© www.edu-china.net 技术支持:楚汉新闻门户网| 网站地图